2861240 发表于 2013-05-16


【资源名称】:《艾莉丝》(全本)
【资源大小】:解压后TXT:157 KB    CHM:422 KB
【资源格式】:TXT+CHM
【发布方式】:网盘
【下载地址】:
TXT:http://filemarkets.com/file/kunskg/0872d882/
CHM:http://filemarkets.com/file/kunskg/995093ff/
【精彩节选】:
  瑞秋双颊绯红模样煞是妩媚动人,托起她的下巴我再次低头亲吻她湿润的双唇,另一只手也没闲着,驾轻就熟地解开她胸前的钮扣,接着像泥鳅般滑入胸襟,她的乳房并不硕大但浑圆而坚挺,双峰恰如其分的裹在罩杯里,我毫不迟疑让五指大军潜入,乳肉入手触感颇有弹性,细嫩的皮肤教人流连忘返,随着不断的搓揉掌心随即泛起暖意。

  瑞秋羞涩的将脸埋入我的颈项,耳边不时传来阵阵厚重的鼻息。进一步褪去她胸前的束缚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梦寐以求的销魂春色,她的双肩如刀削般俐落纤细,白皙的双乳衬以适中的淡褐色乳晕令人双眼似要冒出火来。此时此地不但可近观亦可亵玩,我竟有些迟疑,不知该多欣赏片刻还是纳入手心使力凌迟。

  「怎麽这样看人家……」

  瑞秋腼腆的以手遮掩双乳。

  「天啊!这真是上帝的杰作。」

  卸下她的手双乳应时往外蹦弹,我情不自禁俯身吸吮乳头,瑞秋的胴体不由自主失控轻颤。

  「唔……那里……」

  舌尖在乳晕绕转不休,不消一会儿乳头已然昂然挺立。

  「啊……停……停……」

  在男女调情的临场反应上,瑞秋显然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典型。若琵雅是令人难以自拔的泥沼,艾莉丝则像是暗潮满布的大海,不谙水性很快就会迷失自我更遑论征服。瑞秋呢?她像是一亩田,等待滋润的降临。

  我真的停下所有动作,瑞秋只能瘫在我胸前不住喘息。

  「讨厌,你这样欺负人家。」

  她举起粉拳轻捶我的胸膛,我躲开她顺势往沙发一坐。

  「呵呵,为了公平起见,现在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。」

  我边说手边指着裤裆。

  她明白我的意思窘迫的不知所措,我必须承认,袒胸露背伫立原地的她别有一番姿色。她稍迟疑,最後仍顺从地蹲在胯间,我安静的看着她手上的动作,先是轻柔的抚摸,接着解开拉链,在进行下一步之前,她抬头望我一眼,我点头鼓励她,最後她终於掏出已经坚硬不已的肉棒。

  瑞秋紧盯阴茎双眼透露出羞涩与陌生,手指却不听使唤轻缓的触摸龟头,我满心期待下一刻。她轻启朱唇伸舌滑过马眼与菇檐四周,纤手同时徐徐上下套弄,最後肉棒尽没入她湿滑而温热的嘴里之际,我不禁仰天深长的呼了一口气。

  她卖力的吞吐之间脸颊因吸吮变形,鼓胀的唇不时深入杂乱草丛,我的视线则落在她胸前因撞击而大幅弹跳的双乳上,不过却无暇欣赏腹腔已逐渐灼热难受,我不得不阻止她。

  「亲爱的,告诉我你已经很湿了吧?」

  她痴迷的点头。我让她立在双腿之间,双手顺着她匀称的小腿直上,经过紧实的大腿窜入裙内,手掌直扑饱满隆起的双臀上肆虐。我施力让瑞秋下腹紧贴我的脸,意外的发现包覆双臀的是一件高腰丝质内裤,当我的手指轻掠桃源洞口那里早已泛滥成灾。贴身衣物象徵一个女人情感最真实的一面,也体现女人对性的态度。而瑞秋的丝质内裤质感轻柔细致,这彷佛告诉我,她是个柔顺而不失情趣的女人。

  不待她同意,我褪去她最後的防卫但却不愿脱去她的短裙,因为我知道女人半裸露的身体对男人而言要比光溜溜更有挑逗性。於是我让她跨坐在大腿上,肉棒的顶端恰巧抵在她湿润而毫无遮掩的私处,只要稍加使力就得蓬门为君开然後一口气直达蕊心。但在经过这麽多女人的陶冶之後,我知道这一刻有时就是最重要的前戏。

  「我现在硬得不得了,你知道男人进入你的身体之後首先会试试里面到底有多紧。然後抽出来再挺进去,造物者赋予男人的天性会在最後释放出来。」

  我在她耳边呢喃。

  瑞秋腰际柔软无力似乎失去控制,我感到她的臀瓣逐渐下潜,龟头因压迫已然稍有挺进。

  「这个时候……」

  我残忍的抬起她的圆臀,两人刹时又属於个别的独立个体,瑞秋发出哀怨的呻吟。「你应该告诉我喜欢怎麽样开始,轻轻的还是狠狠的?」

  她的手指已然陷入我的手臂,高胀的慾火已经让她濒临崩溃边缘。

  「轻轻的……我要你轻轻的……」

  「那麽……轻轻的快一点还是慢一点?」

  「不要玩弄人家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

  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蜜穴溢出的潮水即将淹没肉棒。

  「那你快告诉我。」

  我索性使劲拍打她的臀部,她丝毫没有心理准备『啊』的一声。

  「我要你狠狠地很快的开始,快给我,现在就插进来,我忍不……」

  当女人失去矜持,时机就到了。不待她说完,扶腰一沉,肉棒撑开蜜瓣直捣花心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她不顾一切张口往我肩上一咬,痛楚与舒爽同时侵蚀了我。

  两人摒息体会销魂的片刻之後,我开始徐抽躁进,由於前戏功德圆满,瑞秋迎腰扭臀配合的恰到好处。娇喘连连的她仍不禁使手托住双峰往我嘴里送,我轻咬乳头的同时下体也因剧烈的交合发出『啪啪』悦耳的声响。

  「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唔……好烫……啊啊……好死了……」

  瑞秋的双腿紧缠住腰间,我只好让她横卧在沙发边缘,两手除将玉腿大开之外并采半跪姿,她饱满鲜嫩的阴阜毕露无遗,任由坚硬如石的肉棒进行活塞运动。她双手胡乱抓着裙摆黛眉紧蹙,模样是那麽痛苦又不时呜咽,但提臀逢迎的浪荡姿态使人更加忘情的在她身体上大逞兽慾。

  「来了……快来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好死了……」

  她弓起上身绷紧肌肉,女人的高潮说来就来。

  我不敢怠慢,戮力让抽插韵律更紧凑一致,瑞秋迷乱的叫着:「好死了……好死了……」

  接着我感到穴壁不住张合蠕动,此时那个典雅温驯的瑞秋早已如一屡轻烟消散无踪。

  「荡妇,你爽吗?」

  「爽……爽死了……」

  就看穴瓣随着挺送快速的翻搅,我将她一双腿并拢,下体旋即感到紧实的包覆感,那使我更猛进的在她身上驰骋。那一瞬间,我感到终点已近。

  「唔……要射了……射到你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射进来……喔……我要你都给我……嗯……射到我身体里……」

  说时迟那时快,一股热流自腰际传来,直出马眼笔直灌注瑞秋蜜穴深处。我不禁低吼同时使出吃奶的力气紧紧抱住瑞秋的娇驱,她狂乱的兜住我的脖子,两人彷佛不顾一切的撕裂彼此。

  「好死了……喔喔……人家好死了……」

  接着,办公室内一片死寂,两人满足的喘息声回荡在静谧的夜里久久不停歇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在瑞秋的轻抚中悠悠醒来,她立即给予我热切的吻,眼里荡漾着愉悦的神采。我爱怜的抚顺她的秀发,突然想到一件事随口就问:「为什麽你刚刚一直说『好死了』?」

  她随即扑倒在我胸前吃吃的笑。

  「那代表什麽?」

  「那是一种舒服到快死掉的感觉,没别的意思。哎呀,这样问人家多不好意思。」

  「原来如此,那表示你很满意我方才的表现罗?」

  「唔……」

  她侧着头故作思考状,然後似笑非笑的说:「勉强算及格罗!」

  「好啊,还要想,那麽再大战一场瞧我怎麽整治你这个知恩不报的女人。」

  我起身作势往她身上扑,她笑盈盈的将一丝不挂的胴体投怀送抱,一脸洋溢着愉悦幸福。

  「不要累坏人家了嘛,来日方长啊,那里现在还疼呢!」

  这就是瑞秋和琵雅不同的地方,性爱对她来说好比爱恋的昇华。至於艾莉丝……

  「你不会认为人家是那麽随便的女人吧?」

  「你当然不是。」

  瑞秋一如我所判断的,这也是我想得到她的目的,她绝对是掌握丝柏蒂最重要的关键。

  「那麽……艾莉丝……她……」

  「傻瓜,她是她你是你,我们不是同一阵线的吗?」

  「但是……」

  我索性俯身给她一个窒息的长吻,瑞秋双手箍紧我的颈子全心全意的回应着。彷佛经过了一辈子,我们才放过彼此的唇瓣。瑞秋低头不语,眼框里兜着泪水,对於她寄托於我的爱意竟是用心如此,我不禁感到错愕。曾几何时,我发誓不再轻易相信女人,尤其是这样美丽的尤物,但那真心相对的情意却如此使人轻易触动心弦。

  「我爱你。」

  她的泪珠夺框而出,抿着双唇极力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,而这一刻我也感动了自己。

  「答应我,让我们彼此不再有任何隐瞒,这是我们的秘密。」

  我们勾指的同时她终於破涕为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