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洋13 发表于 2015-06-03


【资源名称】《今夜谁与你同眠》(全文字版本)
【资源大小】1.02 M
【资源格式】TXT+PDF
【发布方式】SUFILE盘
【下载地址】/goukanla.com/url/6091aa163e930ddd
【内容简介】
一) 帮助与无助
  我从国外回来后,当天晚上,我和妻子小梅(这是她的真实名字)把孩子安顿好以后,我们快乐地温存起来。
  半小时后,我懒洋洋地躺在床上,小梅去卫生间清洗完毕,回来后,我们并头躺着,一齐看着天花板,各想各的心思。
  我主要在想着第二天和老总汇报些什么,这时,小梅转过脸,睁着眼一动不动地看着我,嘴角暗含笑意。
  我拍拍她的肩:“怎么这么看我?睡在你身边的男人难道不是你老公?”
  小梅摇摇头,又点点头,然后红着脸,点着我的额头,小声地说道:“你好下流哦!”
  我平静地问她:“下流?不下流我们能有孩子?”
  小梅拉开我的胳膊,钻到我怀里,吱吱笑着不说话。
  我当时也没有想到其他地方去。
  又过了三、四个星期吧,一个晚上小梅上夜班,我打开电脑,想调出旧文看一看,没想到在《帮助》一文的开始,新加上了一段话:老公,我好崇拜你,你写的东西,又下流,又好看!
  我脸色大红,没想到这篇文章藏在图片收藏夹里的,竟被她看到。
  第二天,小梅回来,我向她解释:这是别人写的,我觉得很刺激,所以收藏起来。小梅只是笑,笑得弯了腰,笑到我脸色再次红起来。
  这时,孩子从幼儿园回来吃午饭,大家自然不提了。
  晚上,小梅用电脑写论文。工作了一个多小时后,她伸了个懒腰,对我道:“我不用了,你还上网吗?”
  我想起还有客户的信没有看,便扔下摇控器,走过去准备继续使用。一看屏幕,我愣住了。电脑显示器上有两篇文章,正是我《帮助》一文的第四章的一个初稿和终稿。
  小梅在文章开头又打了一段话:“老公,羞羞啊羞羞,告诉我,为什么你要撒谎啊?呵呵,不用当面和我说,就在这儿打上你的解释。”
  我看看小梅,她躺在床上,假装看杂志,把脸盖得严严实实,我听到她拼命压抑着的笑声。
  我愣了一会儿,干咳了一声,打起字来。
  “梅,很难解释。在现实生活中,我觉得这种事很脏,羞于启齿。”
  这时,小梅披着睡袍下了床,走到椅子后面,抱着我,把头放到我肩上,看着我打出的解释。我扭脸问她:“行了吗?”
  小梅脸色红红地,一面刮我的鼻子,一面在我耳边低声道:“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正常人,你好变态啊!”
  “你真的觉得好看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真的好看?”
  “嗯!”
  “想不想满足满足我?”
  “不!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我捉住她的胳膊把她往我怀里拉,她推开我,笑着逃回床上,并用被子盖住了脸。我也跟到床边,看着藏在被子外小梅光滑的小腿、雪白的胳膊,想着里面小梅动人的娇躯,心里一怔,回想起一件遥远的往事,心又慌又乱,狂跳不已。
  我拉开被子一角,看着小梅绯红的脸色,用手捋开罩在她脸上的头发,结巴着说道:“我们可以真的试一把吗?”
  她只是闭着眼不说话,我慢慢地俯下身子,压着小梅,再一次地问道:“可以吗?满足我一次,也满足你一次。”
  小梅使劲掐了我一下,板着脸,瞪着眼睛训我:“你有病,再这么说,我要带你去看医生了。”
  “为什么不行呢?你不是觉得很好看、很刺激吗?”
  我和小梅面对面看着,我同时把手伸进小梅的怀里,捉到她的乳头,小梅下意识地挺起胸,迎合着我的动作。一会儿,小梅喘着粗气,慢慢地把腿张开,我摸了摸,她底下已经很湿了,我们同时脱完衣服,然后我慢慢地把鸡巴探入她的小穴内。比起以往,真的又紧,又有弹性,也很有吸力。
  做了一会儿,小梅突然停止呻吟,对我说道:“告诉你,老许,要是别的男人是我老公,我或许会同意,但是你不行。”
  我愣住,过了一会儿我才问她:“你觉得我小气?”
  小梅摇摇头:“不是小气,是特别小气,所以我怕你会休了我,我怕你会杀了我的。”
  “我不会杀你的,我也不会休你的,你不了解男人,真的!”
  我非常亢奋地动作着,一面向她保证:“我就是希望看到你被别的男人玩弄,被人射进去!”
  “我,我不会的,我会反抗的!”
  “我压着你的手,你的腿,不让你反抗!”
  “不,哦,不,我会,我会被你们玩死的!”
  “想让我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来玩你?”
  “我、我不喜欢年轻的,我喜欢像老猫那样的,他的鸡巴肯定很大,比你的大,每一次都捅到我的子宫里。让我、让我反抗一下吧!求求你了,老公。”
  “不,不让你反抗!”
  “哦,我好爽,好爽!老猫,你玩死我吧!”
  “好,我让老猫使劲满足你。你洩了吗?你会洩身吗?”
  “不,不行,我不能,不能……我不能当着老公的面洩身,老公会杀了我的。”
  “你老公不会杀你的。”
  “不,你会的。”
  “你会的……那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,我只是半年前无意中提到一次平予的名字,你就三天没和我说话。”
  “平予?你还要提这个人?平予是个老浑蛋,是个玩弄女性的大流氓,他和你根本不是正常的来往。我当他是朋友,他竟然猥亵你,是不是?不,我们谈的不是一个话题。不要再谈他了!”
  因为小梅突然提起这个人,我非常的不爽,差点失去了情绪。
  我们继续着动作,小梅被我弄得舒畅无比,最后大声地叫了起来:“老公,我好爱你,爱你的鸡巴,我是你的人,是你的小娇妻,你弄死我吧!”
  我和小梅交颈贴面,小梅被我紧紧地搂死,想动也动弹不得,只是本能地把屁股撅起又收回,淫水一股股地流到我的阴毛上。两分钟后,小梅的叫床上变得又沙哑又低沉:“老公,我丢了,我丢了……”
  “再坚持,再坚持一点!”
  “哦……你不争气的老婆……要丢了!”……
  两句话之后,小梅的阴道突然变成一个黑洞,吸得我龟头又麻又酥,我再次忍住,又往里顶了一公分,这下小梅可受不了了,她的洞里开始发洪水,爽得嘴角都歪了:“啊……啊……我升天了!美死我了!我们一起死吧,我的爱人!”
  我一下子抽了出来,一股股的精液射到小梅的腿根和小腹上。
  我乏力地也瘫到小梅赤裸的胴体上,一动不动。
  唉,小梅就是不喜欢我戴套,可是这样却让我没法子爽到底。
  十分钟后。
  “好像老猫是体育教师,是吗?”
 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  “平予也是体育教师,不是吗?海岸线女记者小梅现在採访一下请问许大作家,希望他说说实话,平予是不是老猫的原型?”
  “……不是!老猫是……是……纯粹是虚构出来的,你、你为什么又提到平予!我不喜欢这个人!”
  “可我喜欢老猫。”
  小梅的语气很平静。
  “我掐死你!”
  我气得拍着床大叫。
  “为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