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bcnhk 发表于 2016-06-17


  


  又是一年杨梅红。清代的第一号美食家李渔,是一位鲜果达人,其《杨梅赋》打头就说:南方珍果,首及杨梅。古人形容美女吃杨梅叫“小嚼沁桃腮”,许是因为杨梅有点酸,大口啃的话,又容易把紫色的汁水溅一脸。


  在有些杨梅产区,收获时每棵杨梅树下有一小罐子清水,里面加少许食盐,凡游客来杨梅林里游玩,均可随便摘下杨梅,在盐水罐子里浸泡着吃。这种吃法,原是唐代诗人的发明。李白对此有诗云:“玉盘杨梅为君设,吴盐如花皎白雪。”当年李白、孟浩然等诗人,常在五月来越中穿行杨梅林,一手拎着一个放有盐水的越瓷小罐,一手随便在树上采摘着红熟的杨梅,然后将杨梅在罐头里渍一下,边吃边走边吟唱。这种闲情逸致的模样,今天的游人也可悠然仿之。


  


  


  


  【冰镇杨梅糖水】


  食材:杨梅、冰糖(或白砂糖)、水;


  步骤:


  1、杨梅去梗去叶,清洗两三道;再用淡盐水浸泡十分钟左右,冲洗两三道,沥干水份备用;


  2、锅中放入清洗干净的杨梅,加足量清水,至少没过杨梅;放适量冰糖或白糖;水烧开后,再煮十五分钟左右,期间用勺子撇去表面的浮沫,煮至汤汁呈明艳的玫红色,即可关火;


  3、盖上锅盖,焖至微热,即可饮用;冷藏后更好喝。


  


  “五月杨梅已满林,初疑一颗值千金。味胜河溯葡萄重,色比泸南荔枝深”,这是宋代诗人平可正的诗《杨梅》。而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说得更明确:“闽广荔枝、西凉葡萄,未若吴越杨梅”,却忘记了曾经说过的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的话。他还作诗云:“新居未换一根椽,只有杨梅不值钱。莫共金家斗甘苦,参寥不是老婆禅。”极尽戏谑之笔,盛赞杨梅之诱人。


  


  去年的黑色调 PK 今年的亮色调


  我还是喜欢去年的暗调,今年的白色调,总是对焦对不准。